最簡單的國際法ABC是,一國的外交事務原本是國內一致對外爭取權利、善盡義務的國際法上作為,其效力,也就是說其利益與弊害及於該國所有人民全體的效果,不會因為是哪一個政黨執政而有所區別其效果所及之目標與範圍。

在此一原則下,過去台灣因中國的施壓與抵制下,中華民國自退出聯合國後,曾12次申請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其中2003年到2008年6次申請成為世界衛生大會觀察員,都因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其邦交國數量眾多之優勢濾水器投票阻撓反對而失敗。而北京當局反對的理由是「以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沒有資格以任何名義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因此,至2008年之前台灣從不曾以會員國或觀察國的身分參與過「世界衛生大會」(World Health Assembly,簡稱WHA)。全戶過濾器

然而,直到馬英九政權無恥地屈就於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也就是台灣自承屬於中國的一部分,開始執行一系列的去台灣化、去主權化的政策,讓台灣「中國化」、「地方政府化」,才能屈辱地換取到中國同意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資格,甚且不惜以喪權辱國的方式,將原本依照過去慣行的「奧會模式」中、台是會員互不隸屬,即Chinese Taipei不隸屬於China的做法,進一步矮化台灣隸屬於中國的一省地位以取得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的Chinese Taipei模式。

事實上,此一模式早就在2005年連戰因懦弱無恥地在中國「反國家分裂法」的壓力下,卑躬屈膝地在連胡公報的國共平台架構下密商完成,之後再由馬英九自己拍板定案。換言之,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的觀察員資格一年一審,未來台灣資格的展延,端看台灣的表現;而從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處陳富珍秘書長與中國所簽署的一份文件中,更明白地承認未來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任何疫情通報與會議通知,都由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發函予中國衛生部,再由中國傳交給台灣。

於是「世衛模式」的誕生,也就是將Chinese Taipei附屬於China之一特別區,全因為國共間的密約,把中華民國的地位從「奧會模式」更進一步矮化。這些喪權辱國的協議無疑是將台灣參與世衛的權利掌控在中國手中,而且從中國與(WHO)共同簽署的一份諒解備忘錄(MOU)中,也完全證實了馬英九執政下的台灣默認中國對台的主權。因此,過去台灣得以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的原因皆在於台灣自我矮化為中國的一省,才能取得與會資格。

但今年適逢國家行政權與立法權由民進黨在總統及國會大選中取得優勢地位,得以在恢復維持台灣主權及尊嚴的地位上展現與中國相抗?的國民意志,準總統蔡英文更因為明白表示不接受實質為「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而備受中國的打壓與羞辱,包括中甘建交、肯亞引渡所有台灣籍的詐欺犯集團至中國接受審判與處罰等事件,以及在布魯塞爾召開的一場國際鋼鐵會議上,中共代表團數度要求台灣代表團退場,比利時副總理彼德斯 (Kris Peeters)因此要求台灣代表離開會場,即使在我國駐比利時代表處向比利時政府提出抗議,但仍無法挽回局勢。

這一連串中國挾其國際上的巨大影響力對台灣的國際參與空間的壓縮及排擠,演變至今,也一如預期地有別於馬英九執政時期的往例,WHA全球邀請函的文件台灣至今尚未收到。

但最令人驚駭的是,馬英九就此在接受《海峽時報》專訪時,竟直言,「此議題對未來的兩岸關係是敏感中的敏感,可說是重中之重。」馬表示他已在交接的過程中,告訴民進黨現在就要開始設法解決這個問題。作為現行政權執有者,國民黨為國內政權之爭,不惜出賣台灣的主權地位及空間,而將其視為政權爭奪的延續,只想把一切責任推拖到520新就任的民進黨政府。按世界衛生大會開會時間為5月23日,準總統蔡英文上任才3天,要蔡英文如何解決?2月時馬對蔡喊話,要新政府快提交衛福部長名單,好讓世界衛生組織(WHO)向台灣送出邀請函。如今準衛福部長人選早已提出,但邀請函卻未收到,現在馬又把責任推給蔡英文,儼然是配合中國對蔡英文施壓必須承認「九二共識」。

本該朝野一致口徑對外的外交關係,卻因國民黨視民進黨為比共產黨更為嚴重的敵人,以致國家對外政策分歧,被敵對國玩弄於手中,有這樣的內賊奸人,台灣如何能進一步擴展國際參與及維護主權國格?

水塔過濾器ABD6C61D1264C496
, ,
創作者介紹

陳雅君

rossstepla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