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殺人魔鄭捷昨到最高法院出庭,一會兒慷慨激昂說要被槍斃,又希望法官多聽律師建議,在檢察官陳述時還不屑地和律師咬耳抱怨,並冷冷地向家屬口頭再道歉,最荒謬竟是要用剩餘生命替其他受刑人請命,生死辯成為鄭捷作秀舞台,活像鬧劇。

鄭捷在一、二審中,幾乎都是冷眼回應法官訊問,面對被害家屬的求償,鄭捷仍是冷冷回說:「我都同意賠」,還說以後不要再提訊或視訊出庭,他放棄出庭權利;冷漠乖張的態度,讓家屬痛批「毫無悔改,沒有誠意」。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但昨天的生死辯,鄭捷還是出庭了,他說,一開始就沒有想打官司,只想快點死刑槍斃算了,但是律師跟那些關心他死活的人不斷努力,他覺得這些人的努力不該被白費,才配合律師策略,參加生死辯做最後陳述。

法庭上的鄭捷,濾水器水世界在被法警解開腳鐐後,他的左腳就一直不斷打拍抖動,彷彿把這場生死辯當成法庭戲,扮著演員及觀眾雙重角色,他拿稿當劇本照念,說對死者家屬與被害者對不起,他做錯了,知道多數人應該不會原諒,但換個立場他也不會原諒凶手。

話鋒一轉,他重炮批監所管理,他說,矯正署應改名懲罰署,裡面都在做高勞力低智商的工作,像做牙籤這種事,外面早已由機器代工,受刑人只是人形廢棄物,還因工作受傷害,手指變形,出來還被歧視,找不到工作,只好繼續偷拐搶騙。

鄭捷仿佛成了改革者,繼續批判時事,他以高雄大寮監獄案為例,指因為裡面沒有未來,在沒有尊嚴的環境,他們沒有宣洩管道,除了拚一把還能做什麼?但事發後,監獄只關心槍要藏得更好,門要關得更好,死者所提的訴求就石沉大海。

他說,自己犯錯應受懲罰,可能過幾個月就被槍斃,但那些沒被判死刑的人,怎麼辦?有沒有那個專家能提出真正有矯正功能的辦法,希望相關單位考慮他提出的看法。旁聽者面面相覷,不解鄭捷在演那齣戲碼。

(中國時報)





if (typeof (ONEAD) !== "un過濾器選擇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

}



濾水器選擇C5ECA420F7FBF35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陳雅君

rossstepla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