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英國「留歐派」女議員當街被殺,震驚世界。這樣的暴力事件顯露出英國乃至整個歐洲正被加速撕裂,而「脫歐派」和留歐派論戰中的重點,就在於如何處置難民。脫歐派恐嚇國民,如留在歐盟,英國將必須接納難民,留歐派則宣稱,難民問題可以透過協商獲得解決。

聯合國難民署在6月20日世界難民日發表報告,當前每分鐘有24人流離失所,全球難民人數自2014年起已經超過二戰時期總數,創歷史新高。至2015年底,尋求政治庇護、難民與國內流離失所者達6530萬人,也就是全世界每113人中就有1人是難民,比前1年增加580萬。其中2130萬人逃出本國,兒童占近一半。這些難民如果組成一個國家,人口超過英國,可以排進世界第21名。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過濾器濾水器 光頭水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

造成嚴峻難民問題的主要原因有二:第一、長期動盪導致大量難民流出,如阿富汗;第二、發生新衝突或重燃紛爭導致情勢驟變,居民隨時可能流離失所,如敘利亞和南蘇丹。自二戰戰後以來,本來難民與國內流離失所者數目持續減少,但近年再急遽增加。

這些主要來自亞、非地區的難民,以歐洲高度發展國家為目的地,經由陸路、海路湧入歐洲,讓人蛇集團有可趁之機,也讓人道救援疲於奔命。今年前5個月,歐盟地中海行動救起逾5萬人,但即過濾器 光頭水使渡海風險非常高,也無法抑止難民潮,船難不斷發生,5月底單周就有千人溺斃海上。

本年截至6月5日,超過20萬非法移民通過地中海進入義大利、希臘、賽普勒斯或西班牙。除了加重南歐國家財政負擔,難民和歐洲文化、宗教、語言,乃至價值觀隔閡甚深,要融入社會並非易事。去年年底巴黎恐攻、科隆集體性侵事件等進一步激化全歐反移民及反歐盟情緒,加速歐洲各國極右翼政黨崛起,在丹麥、奧地利、德國、法國等地大小選舉中接連獲勝。

丹麥右翼政黨已占國會多數,立法沒收難民超過一定比例的財產來抵償食宿費用,並延長難民家人申請團聚時間;瑞士一個小村莊公投決定寧願付30萬歐元罰款,也不要收容 10位難民;法國在新的難民營強制掃描指紋,出入口有重重警衛。奧地利和斯洛維尼亞、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馬其頓等巴爾幹半島國家關閉邊界,讓希臘面臨極大壓力,後來不再讓難民入境。另外,自從土耳其與歐盟達成協議,積極阻截非法移民進入歐盟國家後,許多難民開始轉由義大利進入歐洲。

儘管人權團體痛批這樣的難民處理方式缺乏人道精神,卻也提不出有效的解決辦法。令人憂心的是,難民安置速度遠比不上增加的速度。戰亂國周遭國家尤其必須收容大量難民,其中土耳其收容250萬人、巴基斯坦160萬人、黎巴嫩110萬人、伊朗97萬9000人、衣索比亞73萬6000人。土耳其街上愈來愈多難民成為乞丐;來自不同地區的難民因為宗教或種族問題,不時在難民營、收容中心爆發激烈衝突,成為安全隱患。

有戰爭就有難民。敘利亞從西方盟國支持的反叛軍崛起、阿富汗先是蘇聯後來是美國入侵、伊拉克從美國率領盟軍入侵、利比亞從西方盟國推翻格達費…以來,連續數年,烽火遍地,這就是難民四竄的源頭。

我們身處亞洲,沒有感覺,照常上班、上學、購物、娛樂…,嗅不出一絲絲戰爭的味道。但是,在第一和第二次大戰前夕,參戰國家的國民,也一樣上班、上學、購物、娛樂…。後來大戰發生,人民流離失所,就引發了難民潮。

和平是影響人民生活最重要的元素。身處戰爭的國民,被戰爭弄到流離失所,身處和平的國家,一定要感同身受,才會盡最大的努力維護和平。和平是脆弱的,亞洲最近幾乎每個月都有軍事演習,都有國家叫陣,這不是一個良性的發展。如果大家能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經濟,比較容易保住和平。絕大多數人民不希望看到戰爭,更不希望看到難民潮從歐洲蔓延到全球。(作者為大學教授)

(中國時報)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

}







創作者介紹

陳雅君

rossstepla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